仙人球

调色盘出来了,这位“不怕打脸”的代言人是不是出来走两步啊!还有@冰冻星球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tang21  @青妍雅箬 请问现在该怎么帮你们的太太洗地?




    我不怕闹大,反正不是我不要脸!🙃🙃🙃

关于《私房》与《暗渡》调色盘对比

云胡不喜:

关于酒糟草头《私房》与郑二《暗渡陈仓》部分情节相似,撞梗 一个星期了还没解决,于公于私我都觉得至少应该给出一个说法,等不下去了

我只是一个等着另一同人一起发货还没收到《卖花声》的可怜少女

受人所拖一下午做了一部分,第一次做调色盘,比较仓促,望大家海涵,有什么不清晰的地方请评论指出,我会尽量说得更清楚。

以下是调色盘


有什么话想讲想探讨我们好声好气的说,评论里如果有不分青红皂白直接骂人的全部问候亲妈不谢。

希望大家可以礼尚往来:)

居然还有人问是不是私房又被别人抄了,麻烦您看看清楚,是《私房》抄《暗渡》

《私房》抄《暗渡》!!!!!!!!!别问了!!!!!!!!

现在就是死抓住没有文包这件事做文章咯?既然被质疑了,难道不该放出文来让大家甄别吗?为什么不放?想来个死无对证??那么……我只能武断的认为太太心虚!

你可以有你的立场,也可以有你的思想,可是前提是你表达的时候别人一样可以表达,不能双标,不能恐吓,不能试图让别人闭嘴,可以用自己的观点去说服去辩论,但是不能靠人肉靠威胁让不同意你的人不敢发声!
大家共勉

该标的已经标出了,请解释!岁月静好不能掩盖抄袭的本质!!!!

     原来岁月静好是指某太太,服!

慕名去看了《暗渡》凭记忆划了一点儿眼熟的句子,《私房》只看了几章,后面太太就删文了,这样算撞梗还是……
  还没看完只看到第九章,绵绵那个不发表意见!
        我害怕,请轻点拍😱😱😱(顶锅盖逃..........)这个作者是17年年初的文包,应该不存在他抄圈内太太的问题! 

这不是举报,只是存疑!!让大家自己判断!(死无对证,举报个屁啊!!!)



【贺周】如果孔雀有爱情(下)

水無香:

赶在这周很忙之前先更,这是个瞎说八道没啥逻辑的有毒故事的下篇。上一篇翻我lo的最近更新,目录也请自助。


——————正文——————



1


周凯选择一个人生活
那必定是选择好了以后的路
贺涵不是人
他是一只孔雀精
弟弟从小心心念念想要看到的孔雀精
回做饭
能说话
刘海卷成沙琪玛
可以叫嫂子的那种孔雀精
周超如愿去手术了
周凯也放心把帮里的事情全部交给弟弟









2


贺涵想不明白
做人怎么这么难呢
过去做孔雀
想搞母孔雀搞母孔雀
想搞鸡搞鸡
自从成了精
整个孔雀都懵逼了
从女强人到人妻
从私生饭秘书到狂热男同事
没有一个好惹的
现在好了
碰上个退役的黑道大佬
配合演出了一次就给开除了
贺涵心里苦
贺涵想吃鱼
可是没得鱼
鱼都给周凯手下的渔民霸占了










3


贺涵主动敲周凯小破船的木门
咣咣他捣门
周凯就是不开
贺涵非要朗诵首诗:



凯哥
做人不能太邪恶
你可知道没有鱼儿的我的苦
好歹叫你一声哥
给条带鱼我就走


周凯正在午睡
贺涵的诗念得太恶心了
周凯拍了桌子就出来
老子今天不让你个孔雀精闭嘴老子就不是凯哥










4


贺涵眨巴眼
周凯没话说
成了精的孔雀居然秒变原形
周凯的破船本来就小
现在突然冒出个大鸟
气得周凯开始拔孔雀的尾巴毛
贺涵疼得直叫唤
呀买碟
呀买碟
等等
为什么孔雀叫出了一种岛国动作片的味道
终于
贺涵跑累了
周凯追累了











5


周凯说:“你要不要做我弟的嫂子。”
贺涵说:“你弟不是去做手球了么。”
周凯说:“下个月出院,他又要来看我。”
贺涵抱紧自己光着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回答。
周凯这个王八蛋
扒光了他的尾巴毛
现在贺涵变回人
裸体躺在破船上
周凯撸起了袖子,盯着贺涵说:“我再问一遍,你要不要做我弟的嫂子?不做,我就考虑今晚吃烧烤,把大家都叫来。”
贺涵想哭
他是个成精多年的老鸟
却依然飞呀飞也飞不高
贺涵说:“我可以拒绝么?我怕疼。”
周凯叼着牙签思索半天












6


搞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孔雀受一点点伤
周凯脱了裤子就往贺涵身上坐
别看贺涵是只鸟
老鸟就是不一样
鸡儿粗
鸡儿翘
还硬邦邦
今晚谁也别放假
贺涵哭
周凯叫
从呀买碟叫到法克鱿
欧美日韩猛片全套
只要一夜不睡
姿势可解锁同人本一百部
绝密画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湿漉漉的床单上
贺涵和周凯颠来倒去
渐渐的
贺涵哭着哭着留习惯了
妈卖批
搞我是吧
看我不搞死你
贺涵怒了
做鸟也要有尊严
总是脐橙算怎么回事
贺涵夹起周凯的胳膊
腿和鸡儿一起用力
大鹏展翅吧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7
有些事情只要操一顿就解决了
一顿不行就两顿










8


周凯摸摸贺涵的鸡窝头
露出了一个纯良无害的笑容
周凯说:“早知道你这么能,早就跟你飞一炮了。”
贺涵抽根烟不讲话
社会你涵哥
一切尽在不言中











9


周超回来了
带了一堆鸟食慰问孔雀精嫂子
周超说:“哥,嫂,你们还好吧。”
周凯拍拍贺涵的屁股让他去做饭。
周超欣慰得笑着说:“咱爹给你算了个鸟命,真是没错。嫂子这么能干,我就放心啦。”
周凯看着贺涵忙碌的身影偷偷笑了。










10


五百年前


上帝说:“琅琊山的公孔雀,你为什么要成精?”


贺涵说:“我想有爱情。”


上帝说:“爱情是人类的,你只是个孔雀。”


贺涵说:“如果孔雀有爱情呢?上帝就是创造奇迹的啊。”


上帝说:“那好吧,让你成精,看看你这一生什么时候能遇到爱情,对方还不嫌弃你是个孔雀精。”










11


走过前半生
开启后半生
他就在这里
穿越浮躁的人世
给他带来爱情和奇迹









12


周凯说:“你是不是骗我的,你根本不怕疼。”
贺涵说:“怎么讲。”
周凯说:“刚刚我射了,咬你到肩膀出血了。”
贺涵说:“你看,飞碟。”









13


银色沙滩上有个赤裸上身的光头追着一只华丽的公孔雀奔跑。
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那只孔雀
可能是在笑吧








————————END——————


【本子广告】


秦玄策X范川


>>>>>秦川《傻人自有傻人福》现货点这里<<<<<


(双封送书签)






荣霖


>>>>>>>荣霖精装本《懒画眉》现货<<<<<<<<


(第10章重复印刷了第9章,流水账情节不影响剧情,珠光纸双封,珠光内插,赠珠光书签明信片的精致本,看您接受否)






谭赵


>>>>>>>>>谭赵勿系列现货点这<<<<<<<<<<


(双封赠书签)





【楼诚 微rps】别来沧海事

汇丰银行231:

台湾楼诚茶话会的约稿。
活动圆满结束,现在可以解禁公开啦。


结尾rps慎!慎慎慎!!



过了秋分明秘书病了场,连绵秋雨把病气拖了七八日也好不清,可明长官这儿又是万万离不得他。时局日益紧迫,周旋在日本人伪政府中间,所有眼睛都盯着明楼,西南那场会议之后僵持的局势开始松动,各方的动作都呈扩大趋势,他更是最不能妄动的一颗硬钉子。
这时候是绝不能出任何岔子,一切行动都必须明诚亲力亲为,人前还得演着心存桀骜养不熟的白眼狼,十项全能真是磨出来的,明秘书笑笑扯出一串撕心裂肺的咳,秘书处除了他的咳嗽声鸦雀无声。
一脸兢兢业业的秘书们心思各异,刚才谁没听到明长官那顿教训,厚重的红木门都挡不住。
“这节骨眼你病了,你看看这些数据做得都是什么东西!”
“对不起先生,我昨天下午烧得实在难受才请了半天假。”
“我不要听借口!我只要看结果!”
“是,先生,我会重新做一份。”
门口罚站的众秘书,被叫来挨骂又还没轮到他们,统统噤若寒蝉互相看看,耳根软心也软的女秘书默默腹诽,平时差遣得人团团转,现在人都病成这样了还骂孙子似得,不留一分情面,看来这对主仆真是离心得彻底。
门开了明诚走出来,形容憔悴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握拳,可周身面色都冰冷,公式化地叫他们进去,让人不敢也无法心生同情。
“明长官现在心情不太好,问什么你们照实说就行,切记不要互相推诿。”
大家纷纷应了,战战兢兢进了那扇红木门,明诚也不回头径自往前走,还得回去处理那份明楼借来发作的数据。那副冷情冷心的样子转了角就微微松动了,他呼了口滚烫的气,这场病是被他们利用得充分了。
晚上回家吃了饭又被叫去书房骂给桂姨听。
“幸好我早上做报告前检查了一下,否则丢得不是我明楼一个人的脸,是整个新政府,整个上海经济届的脸!”
书房门掩了条缝,明诚左耳进右耳出地听明楼发挥演技,垂着头余光盯着门边粗布的衣角,心里冷笑,嘴上低低地应着,做足了难堪又隐忍。
“说到底你少去几趟海军俱乐部,恐怕就不会病得这么凶了,酒色掏空人,我从小怎么教你的?”
“你还好意思跟我借钱!借给你去花天酒地吗?你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工作做成这样整天想着玩!”
“好了,走了。”明诚轻轻走到门口望了一眼踢上门,把自己扔进沙发里窝着,不和是假的,生病可是真的。
明楼赶紧倒了杯热水喂他喝了大半杯:“药吃过了?怎么一点不见好?”
“吃了。”明诚闭着眼仰在沙发上:“慢点好也好,给他们好好看看你是怎么剥削压迫我的。明天再去日本人和汪处那儿演一场。”
“上瘾了你!”明楼瞪他:“拖久了要落病根的,明天去苏医生那儿看看。”
“嗯,知道了。”明诚轻轻地应,这话说说也就是苦中作乐罢了,可不能真把身体拖垮了,革命工作还需要他,他微微睁眼看着眉头微蹙不知道在考虑什么的明楼,这个男人还需要他。
吸了口气站起来晃过去给明楼铺床,桂姨回来后他们几乎没有同过床,开始是有些说不上的别扭,后来知道了桂姨孤狼的身份,更是不能显露出亲近。
明楼偏爱素色床铺,十岁那年到明家,明诚和他睡过挺长一段时间,所以后来分了房对床铺的软硬色彩喜好和明楼都别无二致,就连枕边香都是同一款,倒是枕头偏爱矮板些的。
明楼走过来从背后抱他,闻着他身上和房里交融的柏子冷香:“我自己来,你歇会儿。”
明诚手上不停,捏着被子的角把被套整平,低道:“大哥,我今天跟你睡呗。”他嗓子哑透了,显得说的话可怜兮兮的。明楼心里冷不防一疼,好像忽然回到十多年前的那个暴雨夜,他在漆黑的壁橱里挖出小小的骨瘦嶙峋的孩子,一个惊雷一场噩梦就会被吓到不敢睡床的孩子,抱在怀里都硌手,如今已经长得芝兰玉树,玲珑剔透,他的小孩子成了他的剑他的枪他的眼他的命。
“好,”明楼轻声说:“我抱着你,多发点汗好得快。”
明诚笑:“对,你身上软和!”
“没大没小!”
夜里又淅淅沥沥地下雨,明楼起来了一次把透气的窗缝关上,明诚一直迷迷糊糊地,这夜也不知道是安心的环境还是因为真有人抱着发汗,他确实也没有再烧。打从心底里安定,让他卸下面面俱到,暂忘殚精竭虑,像从前那个小孩子一样钻在明楼怀里,这是他的大树他的港湾他的来处和归处。
呼吸间都是熟悉入骨的味道,当年他刚被明楼抱进房里的时候还惊魂未定,就是被这冷冷淡淡的白檀柏子和大哥温热的怀抱裹着,才得以夜夜好眠。不过明楼体质热留不住香,白天又闻不到了,小明诚年岁小见识短,只以为就是传说中的夜来香。后来大些才知道那是明家香的看家宝枕边安神香,被明台好一顿笑,不过他也恼羞成怒追着明台好一顿打就是了。那时候明楼就坐在草坪上喝茶,啜着悠然的笑,看半大少年玩闹,午后的阳光斜过来,把一切氤氲地像梦一样。
少年长大了总要独立,明楼对他又有那么大的期许,恨不能把所知的所有都教给他,所以他更不允许自己懦弱,他毅然从大哥房里搬了出来。开始的夜里是很难入眠,他一丝不苟地复制了明楼的床铺,还是时常惊醒。这个年纪消耗巨大,夜里不能好睡实在很伤人,他很快就显了憔悴,又咬着牙不肯讲,只推说功课太紧了,把大姐急得团团转。后来还是明楼又去跟明堂哥讨了一盒白檀柏子,不动声色放到他的床头柜上。
那夜明楼悄悄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安安稳稳睡熟了,明楼坐在床边看了半晌,他多想把他的小孩子永远护在怀里,可那太折煞这一身傲骨,明诚注定要展翅飞翔,那不如就让他来成全他的勇敢和倔强。
后来明台很精明地发现,阿诚哥明明搬出了大哥房里,身上却日益沾上大哥房里的味道,明诚留得住香,每日早上起床白檀的味道挥发去,余下冷淡的柏子香,叫他更显得清濯干净。
久而久之这味道竟就像长在他身上一样,巴黎还好,列宁格勒那段令行禁止的日子,即便没有这盒枕边香他也能安然入睡,或许内心强大了,很多事情自然迎刃而解。可室友却总说他身上有淡淡的冷香味,他有些错愕又很快坦然,他想,可能有些东西早就长进了骨子里。
如忆如梦的过往,在他晕乎乎的脑子里转,外面的雨越来越大,摧打着树叶,明天一定又是满地落黄。明楼把他轻柔搂住,他已经长成,和明楼比肩,再也不能被细细密密地裹紧。少年义无反顾地甩掉了软弱,蜕变出坚韧,转过了多少春秋,又回到这个怀抱里,如今他再不是惊弓之鸟,而是射鸟弯弓。
夜里真的发了汗,背后又贴着热乎乎的身体,明诚扭了扭,明楼立刻就醒来,半醒间掖了掖被子轻轻拍着他,就像儿时一般。这早已该忘却的习惯,手脚却像有自己的意志似的。明楼曾想过,这一生他们注定要负重前行,在风口浪尖腥风血雨里谈岁月静好,全是虚妄和奢求。所以他有时候会暂时抛弃唯物主义,幻想一下来世。
来世如果山河安稳,能不能也有大姐有小弟,有明堂哥有一个没走歪的汪曼春,最重要是要有明诚,然后明楼又认真的烦恼了一下,如果再相遇他该凭什么认出他呢。

一夜秋雨,高大的银杏被打落满地扇面似的叶,雨停了也不见放晴,水汽浓郁的空气冷冰冰地沁入心脾,北京城仿佛一夜入冬。靳东坐在包间儿里喝茶,等着老侯这个不守时的损友,抬手看看表,迟到快半小时了,一会儿一定得好好说道说道!
“哎哎哎,堵死了!这交通下点儿雨就要完。”侯鸿亮人未到声先到。
靳东一抬头见他走进包间,刚要呛过去,被老侯领着进门的人吸去了注意力。那是个看着很挺拔干净的青年,脸上有淡淡的笑容,圆眼里闪着清亮亮的光。
老侯见他看着人家,一把将那青年拉到身前来:“我看上的潜力股,带来给你认认脸,你师弟呢,叫王凯。”
青年人微微对他笑,说了句师哥好,那瞬间冷淡的柏子香蔓延开,靳东恍惚间觉得熟悉入骨。
门虚掩传进大堂推杯换盏的喧闹,他却忽然觉得又安定又欣然,他望着王凯问:“我是不是见过你?”
青年被问得愣了愣,老侯大笑:“这是什么老套的搭讪!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靳东!”
靳东没理他,轻轻呼吸那缕冷香,站起来郑重地对王凯伸出手:“没见过也没关系,很高兴认识你。”
如果再相遇,我该凭什么认出你。或者,我根本不需要认出你,因为你就长在我的骨血里,一看到便就知道,那是你。


【主洪周】我和我的对象都惊呆了

汇丰银行231:

还是非常深井冰的第一人称自述文。
我保证不会有第三篇了!感觉再玩洪队要托梦给我了。
出没副cp凌李,谭赵,蔺靖,楼诚,彻噗。


对了还有一点rps暗示,慎。
请自行挑食。




1
没有错又是我,洪少秋。
我刚刚开始恋爱旅程,虽然极度幸福但是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的。

2
我对象粥粥(对,就是周周的昵称,有没有很甜?)对我非常好非常贴心,以前跟他混后来又跟他一起金盆洗手的兄弟们,都尊称我一声大嫂。
像我这样的好男人在外面一定给对象面子,况且在那么多小弟面前呢。
不过这些粥粥都会在晚上的被窝里加倍补偿我。
我很满意。

3
但是粥粥以前是个混黑道的,这导致他潜意识里在我面前抬不起头。
阶级对立的阴影似乎还是有些挥散不去。
一有风吹草动就很紧张,生怕我哪次出任务被他的老冤家冷枪干掉灌水泥沉海了。
无论我怎么保证自己技术过硬,业务熟练。队友各个超神无与伦比。
他还是担心得整夜睡不着,有一次甚至揣着鱼刀跟踪我出外勤,而我竟然次月看监控的时候才发现。


4
我仿佛是个不太称职的男友。
我知道粥粥委屈,但是粥粥从来不说。
这要怎么办呢,这个面硬心软的宝宝,我该如何是好。

5
这个时候我想,是场外求助的时候了。
所以我先拨通了我角色扮演者的电话。
中青年男演员似乎是让我吵醒的,工作日居然8点还在睡,令人发指。
男演员说:“这个我没办法啊,我对象跟我一个职业,还是我师弟和我一脉相承,思想跟身体都达到了大和谐,所以他没有这方面烦恼。”


6
白瞎我电话费,我是来听您炫耀的吗?

7
这个演员是靠不住了,我开始翻看起了角色时间线,筛选看起来靠谱的脱单前辈。
武帝应该是地位最高的,可是他太狂了,居然有人比我还狂,不开心。见面可能会打起来还是算了。
而且他对象好像会法术,我辈唯物主义信仰者还是与其泾渭分明比较好。

8
阁主倒是可以,敢泡皇帝怎么样也要是个三肝六胆足智多谋的。
姑且问问吧。我通过次元壁敲了他一下,他居然叫我尊重时代特色有话用飞鸽传书说。
传你哥头!传到黄花菜都凉了!又不是只有你脑子好使!

9
所以我找到了明楼。
明楼应该是公认最老谋深算智商与情商起飞的角色了。
我打电话到明公馆是阿诚接的,说他家先生微恙,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跟他说。
我想了又想还是没好意思让个对象脸知道,这事确实有点怂。
六月天里我窘得浑身是汗,所以只好推说没事,给他拜个早年而已。

10
我其实不太想找凌远,因为当初那点误会其实蛮尴尬的。
虽然我对卷毛刑警没什么想法,但是凌远一看到我就一张防贼脸,好像谁都觊觎他那个甜萌的奶狮对象似的。
要知道我可是野猫厨,粥粥那种一脸高冷傲气,带着墙头暗巷挣来的伤疤睥睨众生的气质,却会给弃猫幼崽舔毛喂鱼的才是我的菜!
啊,想想就受不了,让我回味一会儿先。

11
但是我还是找了凌远,因为他脑子好使。
凌远建议给粥粥做心理疏导,以增强他的安全感,听起来很有建设性。
他给我推荐了赵启平,说赵医生从大学到博士一直在心理学选修上拿满学分的,而且他不是个专业的心理医生可以用朋友闲聊的方式降低粥粥的戒备心。
我觉得很有道理。

12
我要和凌远,李熏然,赵启平,谭宗明绝交。
赵启平居然带粥粥去泡吧,粥粥还帮他揍了一个动手动脚的大汉,手和脸都受伤了! 好生气!
可是粥粥看起来挺开心的,他说他第一次和医生交朋友,原来不是那么冰冷机械的人啊,很有趣呢。
虽然是同一个扮演者的角色,其实粥粥从来没有把自己算成他们的一份子吧。
他没有打理地蓬松漂亮的头发,时髦合身的衣服,让人欣羨的职业。
他像只蹲在鱼市潮湿角落里的野猫,一身鱼腥味还有林林总总的伤疤,固执地守着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用他自己坚信的道义和道理。

13
我不再去烦恼了,我想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的全部吧。
那一点小纠结爱操心,不也是我特别喜欢的地方吗。
就像他再不安也还是接受了这样的我。
我们好好谈了一夜,他说他会尽量信任我能保护好自己,我说我也会时刻记得自己有一个家要回。




【多cp 】老夫少妻の日常根本聊不下去

水無香:

我真的这么老么
啊,是啊
以上对话纯属真实,我是现实主义者谢谢啊muse cr @党的女儿 👌


——————正文——————


1


贺涵:宝宝呀,这两个瓶子哪个是放醋哪个是酱油啊?


陈亦度:你不会自己尝尝么。


贺涵把醋和酱油都倒出来在勺子里尝了一遍,过了会儿又问:这两个瓶子哦,哪个是醋哪个是酱油?


陈亦度:......




2


赵启平:老头儿!我的钱包呢?我的钥匙呢?我昨天放在冰箱里的冷泡拿铁呢?


谭宗明:我没动你东西....


赵启平:你再说一遍?


谭宗明: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我们在酒店收拾东西,我拿的是另一个包。你的手包估计在衣帽间,没丢啊,宝贝儿,咱们的包没丢。


赵启平:我的冷泡拿铁呢?😒


谭宗明:我喝了。


赵启平:老头儿你是不是觉得好日子长...


谭宗明:别生气嘛,我再给你买。


赵启平:今晚我值班,再!见!


谭宗明:这还没到老呢,先开始嫌弃我了......





3


凌远:然然,不要挑食啊,这个季节最适合吃丝瓜。最近天气热,多吃点盐分大的。


李熏然:这个丝瓜有一股子土腥味儿。最近的案子太杂,我在现场都闻土味好多天了...嘤嘤嘤。


凌远:那也要多吃蔬菜,不要整天嚷嚷冰淇淋、奶茶、麻辣小龙虾,又冷又刺激,对胃不好,你趁着年轻要多注意身体。万一我们一起胃疼,我该怪自己没照顾好你了。


李熏然:远远,我不吃这盘丝瓜行不行?别的我都吃。下个星期奶茶我请。


凌远:不行。


李熏然:嘤嘤嘤...我吃。




4


黄志雄:什么是xswl?


曲和:想死我了。(当然不能讲真话...)


黄志雄:什么是“ry ”?


曲和:自己百度去。


黄志雄:还有这些词我也不太懂——“enmmm ”、“fffff ”、“奶”、“反杀”、“kk”。


曲和:没事打什么游戏,你很闲啊!


黄志雄:还有,“文爱”是什么?


曲和:谁跟你讲的这个词?!


黄志雄:没,没什么......





5


庄恕:今天我可能晚回家,想我就给我打电话。


季白:爷没空想你,爷今天去拿尸检报告。


庄恕:哦,可是那个报告是我们院我带的实习生出。


季白:你早说呀,费半天劲。


庄恕:可是他今天回学校了。


季白:所以呢?


庄恕:我今晚加班做出来。


季白:行吧,我去忙活别的案子。


庄恕:你想我就给我打电话。


季白:不想!





6


方孟韦:有事儿么。


杜见锋:孟韦啊,咱爸喜欢什么酒?


方孟韦:普通白酒就行。


杜见锋:怎么个普通法呢?老子平时喝的不敢给他买,怕被他给打出去。


方孟韦:你喝的那个黄不拉几的酒就行啊。


杜见锋:那是蛇和灵芝孢子粉泡的酒,壮阳活血。


方孟韦:那花香的呢?


杜见锋:有淫羊蒿.......


方孟韦:透明的呢?


杜见锋:酒瓶子是个牛鞭形的呀,哈哈哈哈哈哈老子就那一瓶!


方孟韦:......你还是别去见我爸了。





7


明楼:阿诚啊,我的老花镜儿呢?


明诚:你脖子上挂着呢。





8
陈亦度给家里的每一种调味料都贴上了标签,可是贺涵依旧会拿错醋和酱油。





9
赵启平夜宵吃了新来小护士送的小龙虾。谭宗明默默给他的这条晒图的朋友圈点了赞,并发了道歉微信红包若干。





10
李熏然抗议凌远每天给他吃各种奇奇怪怪养生菜,然而抗议无效。




11
黄志雄在某某网游的黄金账号被注销,公会解散,线上情缘狗带。对方全网喊着要他负责。




12
庄恕怀疑季白的女徒弟是不是对他家季日天感兴趣,结果表明的确。但,他却不采取任何行动,只是自己蹲办公室暗自心痛听《一剪梅》。




13
方孟韦没收了杜见锋所有的补酒,记过,大过,家庭干部降级任用,并通知方孟敖来开展批评教育工作。





14


明楼:阿诚啊。我的老花眼镜儿呢?


明诚:在你脖子上挂着呀。


明楼:那,我的钢笔呢?


明诚:在你书桌抽屉里。


明楼:我的阿诚呢?你见到我的阿诚没?


明诚:在你怀里呢。


明诚摸摸明楼的白发,给他扶正眼镜。


怎么今天又不认识人了呢。


明诚一遍遍向明楼自我介绍,说起当年事,当年情。


尾声
老夫少妻也是过,也不能离啊。







END




广告


>>>>>>>荣霖《懒画眉》现货<<<<<<<<


(第10章重复印刷了第9章的内容,流水账情节不影响剧情,珠光纸双封,珠光内插,赠书签明信片的精致本,看您接受否)




>>>>>>谭赵勿系列现货<<<<<<<<




>>>>>>少量现货秦川《傻人自有傻人福》点这里<<<<<<


本子的试阅 


这是个更文引索(不断更新中)